浩然文史 / 待分類 / 大家都給好評,你就能當官?東漢品評風氣...

分享

   

【順豐集運倉東莞】大家都給好評,你就能當官?東漢品評風氣為何這麼神奇?

2021-09-30  浩然文史

《三國演義》“青梅煮酒論英雄”這一橋段大家都很熟悉。曹操説:“龍之為物,可比世之英雄。”緊接着又問劉備這當世誰稱得上是英雄。劉備支支吾吾,陸續説出袁術、袁紹、劉表、孫策、劉璋的名字,但都被曹操逐一否定。最後説的張繡、張魯、韓遂也被曹操評為碌碌小人,何足掛齒。曹操這種在背後説人小話、當懂哥肆意點評的行為以如今來看似乎並不討喜,可放在東漢末年卻是再正常不過,品評人物是當時在精英階層流行的文化活動,甚至還衍生出專門的品評家,而且靠他們一句話就能當官也不是什麼稀罕事。今天我們就來看看這些與品評有關的事兒吧!

一、品評人物風氣的來源

東漢品評人物的風氣與漢代察舉制密切相關。察舉制是漢代的選官制度,是地方官向中央舉薦人才,最早出現在漢文帝時期。公元前 178 年漢文帝下詔:“天下治亂,在予一人,唯二三執政猶吾股肱也。及舉賢良方正,能直言極諫者,以匡朕之不逮。”天下太大,能幹活的人還不夠,賢良方正趕緊到朕的鍋裏來,後來成為景帝老師的晁錯就是在這次選拔中脱穎而出。漢武帝時期,又令郡國舉孝廉各一人,自此察舉成為漢代選官定製。東漢也實行察舉制,此外還有徵闢制。徵辟制就是皇帝、三公九卿、各級政府自上而下選拔人才。不管是察舉制還是徵辟制,憑的要麼是才,要麼是品行,説到底都是名望,而這都得靠別人談論傳播,靠別人一張嘴。

陳鍵鋒版漢文帝

既然做官要靠名望,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人越多越好,這樣哪怕只有一分的文采或品行也能被説成八分,如此美顏濾鏡不要豈不是太虧。就這樣,當時的讀書人為了獲得好名聲,三天兩頭參加各類文會、聚會,彷彿今天的“誇誇羣”,一些談吐不凡、學識俱佳、出身世家的士人漸漸就成了圈內有話語權的人物。他們的評語非常重要,在一定程度也會影響到察舉、徵辟的結果。

漢代文人

到了東漢後期,察舉制度逐漸腐敗,由世家豪族掌控,他們選出來的人大多是關係户,甚至出現了察舉出的秀才不認字,選出的孝廉家中老父無人照料的怪異現象。在這種情況下,來自士人圈的人物評語顯得更加客觀和具有參考價值。一些清正的名士也會通過品評的方式抨擊那些沽名釣譽之輩,提拔真正的德才兼具之人。

二、品評界裏的大佬

東漢品評界有兩位大佬級人物,分別是許劭和郭泰,“天下言拔士者,鹹稱許、郭”。許劭是汝南人,十分熱衷品評人物。他的品評好壞分明,對於優秀士子,他往往評價很高,“所稱如龍之升”,對於才德有缺的則會不留情面,嚴厲批評,“所貶如墮於淵”。他還創立了月旦評,即每月在汝南聚集起一大批士子,對他們就道德、才幹等方面進行評價。月旦評影響力很大,如果能在上面得到好評,無不身價上漲,堪稱登龍門,這引得許多人都慕名前來。

《軍師聯盟》月旦評

曹操父親曹嵩,被宦官曹騰收養,曹家門第不顯,曹操被時人譏諷為“贅閹遺醜”。為了洗掉這個壞名聲,曹操特意帶着禮物上門,請求許劭對他進行評點,最好給個好評。東漢中期,由於宦官專權,與士大夫是死對頭。許劭很看不上宦官之後曹操,讓他吃了好幾次閉門羹。曹操後來對他死纏爛打,外加威脅恐嚇,許劭被折騰得夠嗆,只好給了他一句評語:“清平之奸賊,亂世之英雄。”我們如今知道的是另一個版本:“治世之能臣,亂世之奸雄。”曹操得償所願,滿意而歸,不久就被舉為孝廉,可以説許劭一句話成了他發家的資本。曹操後來的發展軌跡大致也被許劭料中了,以致於如今人們提起曹操,還脱不了“奸”字。

曹操

許劭後來出任汝南郡功曹,郡內大小官吏對他都很畏懼,紛紛檢點自己,害怕被他盯上,成為月旦評的話題。袁紹出身四世三公,“公族豪俠,播名海內”,也很害怕這個同鄉。袁紹從濮陽令卸任歸家時,車馬賓客甚眾,在進入郡內時,特意遣散賓客,單車回家。

袁紹:我容易嗎?

郭泰是太原介休人,字林宗,寒門出身,學問淵博。和許劭不同的是,郭泰品評人物十分温和,“寬宏濟士”,循循善誘,有培育教化之心。賈淑是郭泰同鄉,他性格陰險,為人狡詐,鄉里人都很害怕他。郭泰母親去世時,賈淑前來弔唁,旁人很不理解為何他允許這樣一個臭名在外的人蔘加葬禮。郭泰有意維護賈淑,便説:“他雖然名聲不好,但如今已經洗心向善,那為什麼不讓他來呢?”賈淑聽説此事後,痛改前非,終成善士,為鄉人稱頌。

郭泰畫像

郭泰看人眼光很準,彷彿開了上帝視角。王叔優、王季道兄弟二人在小時候都聽過他的大名,前去拜訪,“以訪才行所宜”。郭泰與二人交談片刻後,笑着説:“叔優當以仕進顯,季道當以經術通,然違方改務,亦不能至也。”後來二人果如郭泰所言,叔優成了護匈奴中郎將,季道成為了代郡太守。

三、品評的稱號和諺語

東漢有個叫黃憲的,先是被舉為孝廉,他拒絕為官。後來官府徵辟,他也不去。身邊的朋友看不下去了,勸他入仕。他欣然同意,跑去京師什麼也沒幹,溜達一圈後又回來了。當時的文人雅士們很吃這一套,認為他高風亮節,不戀權勢,因此都稱其為“徵君”。軍中有個叫劉惇的軍師,每次攻打土匪水賊時,都能提前占卜天象和判斷賊寇位置,人們認為他通曉天命,都尊稱其為“神明”。

有些世家大族人才輩出,人們就將其集合起來冠以數字稱呼。潁陰人荀淑有子八人:儉、緄、靖、燾、汪、爽、肅、旉,各個都有才華,通曉事理,品行高潔,時人將其合稱“荀氏八龍”。

潁川荀氏

一些士人還會將品評人物的評語編成諺語傳播出去,這些諺語通俗易懂,朗朗上口,從廟堂到民間流傳範圍很廣。每年朝廷還會專門派人收集,作為選拔人才的依據之一。這些諺語有的是稱頌品行的,如“車如雞棲馬如狗,疾惡如風朱伯厚”、“不畏強禦陳仲舉”、“道德彬彬馮仲文”等。也有誇讚學識才能的,如“五經復興魯叔陵”、“五經無雙許叔重”等。

文史君説:

由於漢代利用察舉和徵辟兩種制度選拔官員,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與個人聲望息息相關,這就導致一些士人過於追求個人名譽,甚至無所不用其極。如趙翼在《廿二史劄記》中説道:“馴至東漢,其風(指立名節之風)益盛。蓋當時薦舉徵辟,必採名譽,故凡可以得名者,必全力赴之,好為苟難,遂成風俗。”到東漢後期,品評好壞直接關係個人前途,一些士子難免開始譁眾取寵、沽名釣譽。但當時外戚、宦官輪流掌權,他們任人唯親,拉攏了一大批趨炎附勢的士子,作為自己的黨羽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些具有社會責任感的清流士子參與品評,以輿論武器進行鬥爭,批判閹黨和濁流大臣,仍然具有積極意義。

參考文獻:

1、曹亞平:《東漢中後期品評人物風氣之研究》,江蘇師範大學2013年碩士學位論文。

2、魯同羣:《東漢知識分子重名原因述補》,《南京師大學報》2009年第5期。

(作者:浩然文史·天上白玉京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